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广东凯信药业有限公司
电 话:020-62807232
传 真:020-62807809
电子邮箱:gdkxyy@126.com
QQ邮箱:3514726936@qq.com
地址:广州市黄埔区骏业路257号A栋617室,A栋618室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2014药品招标大年 外企或集体放弃基药招标

发布日期:2014-2-10 12:04:15   浏览次数:2554

核心提示:制药企业们遇到了一个令人纠结的2013年。这其中,不仅有让人喜忧参半的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发布,更有令人纠结的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医保基金告急之下,全国医保部门拉起医保控费的大旗,“大处方”难再,反商业贿赂更是击碎了外资药企们业绩持续增长的美梦。而保健食品企业正人心惶惶,因为2014年的行业新政将挑战中小企业的生存模式。

毫无疑问,制药企业们遇到了一个令人纠结的2013年。这其中,不仅有让人喜忧参半的新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发布,更有令人纠结的基本药物招标采购;医保基金告急之下,全国医保部门拉起医保控费的大旗,大处方难再,反商业贿赂更是击碎了外资药企们业绩持续增长的美梦。而保健食品企业正人心惶惶,因为2014年的行业新政将挑战中小企业的生存模式。

原研药、中成药降价

2014年的药品价格,有两大类药品将面临降价境遇:原研药和中成药。此前,两者皆是高端医院市场的宠儿

葛兰素史克(GSK)中国行贿门事件让此前备受争议的原研药降价成为可能。卫计委副主任孙志刚在全国招标座谈会上明确提出:要降低原研药的超国民待遇,让原研药与仿制药同台竞争,如果原研药价格降不下来,国家将会集中起来,统一由国家进行价格谈判,甚至会统一定价。

2013年部分省市的药品招标采购文件中,也已取消了原研药招标中的单独竞标资格,将原研药与仿制药放在同一个质量层次进行竞标。与国家发改委直接调低原研药的最高零售价相比,部分省份招标采购中不再保留原研药单独一个质量层次的做法,或者将加速原研药的降价。一位市场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

上述观察人士指出,外企原研药面临的竞争在未来几年可能会更大,一是山东、江西、广东等地均对高价通用名药物有所抑制;二是各地医保资金压力以及医院控费等对高价通用名药的降价需求日益迫切;三是在各项政策和企业的积极推动之下,本土仿制药质量也在快速提升,并得到各界的认可。外企专利到期的原研药能否顶住降价压力,还有待观察。

除了原研药,中成药的降价也日益提上日程,发改委联合相关部门去年底就针对中药产业进行了系统的摸底调研,并于7月下旬完成摸底工作。11月份有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官员放出消息,中成药调价将在年内完成。

目前医药市场上中成药利润还不错,尤其是中药注射剂,比如上海凯宝的痰热清注射液的毛利率达到84.29%;中恒集团的血栓通系列毛利率达85%。而且,不少中成药企业利润来源高度依赖一两个独家品种,价格如果被下调,对不少企业将影响巨大。

外企集体放弃基药招标

目前,各省正开启新一轮基本药物招标。与之前市场猜想比较一致,除寥寥几个特例之外,外企原研药还是集体放弃了基药市场。最新的佐证是,在山东和广东两大省份的基药招标中,绝大多数进了2012版国家基本药物目录的外企原研药缺席。

外资原研药不去报名,是企业认为完全没有中标的希望。对于上述外企原研药缺席基药招标一事,外资药企在中国的行业协会RDPAC认为,主要是这些省份基药招标对价格的要求令外企难以接受。

据山东省基本药物招标文件,外企原研药参与基药招标将直接与国内仿制药同台竞技。广东省的交易文件在基药招标中没有明确要进行质量分层,凡参加基药交易均一同竞价。很明显,如果单纯比价格,原研药物胜算不大,按照现有的价格,即使再降价也无法比国产品价格更低。”诺华一位负责政府事务的主管如是对本报表示。

国家新版基药目录中,涉及15家外企的25个品种,按照基药增补的规律,未来各省增补后总执行数量将保持在700种上下。如果按照上海、广东、浙江等发达省份估算,外资原研药在各地可能涉及的品规有数十种。

分析人士预计,缺席基药市场将使外企减少十几亿元的市场份额。2014年将是基药招标大年,各省文件和增补目录都会出台,而现今各省已经公布的文件将对其他省份产生较大的参考作用,原研药过去在质量层次上的优势可能消失。

医保控费影响处方药市场

2月份开始,杭州市医保局开始运行一种智能处方审核系统,通过这个系统,杭州市所有医保定点医院的医生每开具一份诊疗单、药方单都会即时得到告知:是否通过医保局的审核。

据本报了解,杭州这种医保实时监控医疗的监管模式,在广州、湛江、苏州、郑州、柳州、铜陵、龙岩等十几个地区也已落地实施,并已得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下称人社部)与中央高层认可。

杭州等地医保试图构建全新的监管系统,动力来自于全民医保扩面后的监管压力。

2010年开始,我国医保覆盖迅速扩大至超过13亿人,覆盖率达95%,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医保体系。

随着医保覆盖面和筹资规模的不断扩大,医保已经成为医疗服务市场和药品市场的主要购买方,其对医疗供需双方的影响日益增加,对全民健康水平的影响更是深远。官方数据显示,医保基金逐渐成为医疗机构主要收入来源,2011年,医保基金支付资金已占全国医疗机构总收入的56%

但是,问题亦随之而来,在按项目付费为主的医保结算方式下,过度医疗成为中国医疗界头号大敌,危及医保基金的健康运行,造成医保基金出现数百亿元的缺口。

无论是被动地应对医保支出迅猛增长还是主动地延伸自身对医疗机构的影响力,医保的手已经越来越深入地进入医疗领域,发挥其影响力。随着总额预付制等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医保将在医疗服务中展现更多的监管和调节影响力。

目前医保总额预付制已在全国60%的地区实施,按照人社部的想法,全国要在2014年内完成医保总额预付制改革。人社部专家顾问、北京大学教授顾昕告诉记者,医保改革的下一步就是医保支付方式改革与医保谈判机制的建立。

医保控费、医保总额预付制全面启动直接影响医院的运营和医生的处方行为,间接影响的就是处方药市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所长林建宁指出,2013年因为医保控费、反商业贿赂等因素,处方药市场增幅明显放缓。

反商业贿赂风暴未成

GSK“行贿门爆发后,国家卫计委召开专项会议,审议并通过了《2013年纠正医药购销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实施意见》,要推动源头治本,完善药品集中采购制度,规范医药购销秩序,降低药品虚高价格。

卫计委还成立反商业贿赂专项行动领导小组,并从1014日开始到各地暗访。业内更是加剧了这种担忧,从公安部到卫计委,此轮反腐已面临转折,多部委联合出台多项政策,是否意味着反商业贿赂调查将成为常态?相关部门是不是要启动新一轮打击医药商业贿赂风暴?

中国医药管理协会副会长牛正乾认为不然,2013年的打击医药商业贿赂跟2006年有着很大的区别,2006年是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20个部委所做的一次整体部署,主要打击医疗机构;而2013年由偶发事件引发,打击的都是企业,而且是被举报的企业才被调查。“2013年的打击贿赂力度有限,影响有限。

即便如此,处方药企业还是要关注反商业贿赂,因为法律明文规定禁止商业贿赂行为,而在处方药销售领域,存在大量的行业潜规则,其与商业贿赂的边界不清。如果相关部门将打击医药商业贿赂变成一个常态化的调查,就会加重处方药企业的市场风险,甚至直接影响到企业的品牌。(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QQ客服热线